一本記錄白岩松20年央視成長經歷的《一個人與這個時代》,不久前由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出版,並以大熱之勢進軍書市。進入寒假的莘莘學子更因此書成為了“老白”的擁躉,並稱該書“確實給年輕人更多追夢的勇氣和魄力”。作為交大社“華語名主持人叢書”開篇之作,白岩松笑言“可能因為我姓白,所以讓我當了一回小白鼠。”
  把碎片拼起來歷史想假都難
  《一個人與這個時代》是一部電視新聞的大事記,更是一幅飽含著幽默和真情的白岩松畫像,有真情吐露,有詼諧評價,有私房密話,有真實感受。
  從2013年1月到5月,面對面訪談、短信和電話交流,中國傳媒大學教師鄒煜和白岩松兩個人共同把這位中國電視新聞變革的親歷者這些年來的深度思考定格在了筆尖紙端:“我通過訪談,聽白岩松講述這20年裡他所親歷的故事,所關註的新聞和人,同時也打量他、記錄他。”
  白岩松表示,《一個人與這個時代》這個書名並非野心勃勃的宏觀所指,而恰恰是具體而微的記錄:“因為我們全家都是搞歷史的,我非常在意一個又一個小器件、一個又一個人、一個又一個文學作品透露出來的歷史的碎片,把這些碎片拼接起來,歷史想假都很難。‘一個人’是最微小的,微小的才是真實的,書名如果被誤讀成大標題就錯了,因為這是最小的標題,更多的人應該有‘一個人’與這個時代的書寫,我希望未來看到更多的一個人的歷史。”
  記者應是啄木鳥不是喜鵲
  很多人認為如今的傳統媒體形勢嚴峻,白岩松又是怎樣保持狀態?對於晚輩又是怎樣的態度呢?他認為,“縱觀歷史,人只能順勢而為,但是順勢是而為,而不是順坡下驢,哪個時代都有挑戰,現在新聞所能做的選題的寬度要遠超過上世紀90年代。”
  對於新聞人的生存現狀,白岩松認為,新聞人的收入不光是由工資決定的,還有情感,有一幫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做事情,前赴後繼。此外,新聞事業不會讓人生枯燥。他強調,優秀的新聞人,必須是一個知識分子。知識分子不是一個行業,而是一種與社會發生關係的方式。“我覺得知識分子天生就應該是從‘小我’中能有所跳離,去關註一個時代,憂心忡忡地看到很多問題,並希望它改變。”在他看來:“好的記者是啄木鳥,而不是喜鵲,不是天天讓人開心。”
  至於自己的制勝絕招,白岩松“揭秘”道:“細節處才有真正的事實。我不認為我是不聰明的,但是我不認為聰明是至關重要的。關鍵是聰明人做笨的活兒,最後你才會有智慧。”
  實現理想辦了“新聞私塾”
  白岩松有個理想,就是辦一所“新聞私塾”,通過四五年的努力,終於從2012 年開始招生,在三個高校招一年級研究生,他稱之為“東西聯大”。
  身為當年的年輕人,如今的“既得利益者”,白岩松坦陳:“歲月會給人累加很多名聲,於是我們開始成為既得利益者。我能從20多歲走到今天,就是我那個時代頂上的既得利益者具有開疆擴土的理想主義色彩,我是被他們扶持著一路走過來,我與其對他們說感謝,不如以加倍的方式面對今天的年輕。”
  白岩松十分關愛大學生這一群體,他想激勵年輕人,讓他們在這個略顯浮躁的社會裡保持著真誠、善良和不斷的質疑與改變。他曾在全國各地多所大學舉辦演講,他被媒體稱作電視“老人”,新聞系的學生則把他當“精神教父”。他說:“在大學講課,有一位站在最後一排的同學問我:‘白老師,我在最後一排,您在第一排,我什麼時候能和您一樣?’我的回答是:‘在我的眼中,現在的你才是在第一排。你有無數條道路可以走到我這兒,但我再也找不到一條可以到達你那兒的路,該難過的是我。’”
(編輯:SN085)
創作者介紹

斜背包

ka40kajx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