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 陳翔
  十八個月都不肯開口說話的安安被診斷為極重度耳聾,爸爸這輩子最大的希望就是能聽到他開口叫一聲“爸爸”;
  今年剛滿三周歲的豐豐九個月大的時候就因為感染巨細胞病毒致聾,媽媽打定主意不生二胎,要把這輩子的愛都給他;
  去年4月出生的貝貝患有先天性耳聾,爸爸在杭州拼命地打工,只為能湊足孩子的康復費用……
  上周,錢江晚報記者跟隨康寶萊“天使聽見愛”公益項目負責人走訪了初審通過的這幾戶家庭,進一步瞭解孩子的具體情況。
  十八個月等不到一聲呼喚
  爸爸恨不得把自己的耳朵給他
  2013年6月,小安安(化名)誕生在金華裡浦鎮的一個普通家庭里。如今已一歲半的他,活潑調皮,惹人喜愛,但是卻連爸爸媽媽還不會叫。
  因為高血壓併發症,安安的爺爺沒法下地幹活,家裡平時的開支全靠爸爸媽媽在義烏打工的收入。安安一齣生就由爺爺奶奶照顧著,和爸爸媽媽聚少離多,正是這種長久的分別,使得爸爸媽媽遲遲沒有發現安安的聽力有問題。
  十六個月才學會走路,十六個半月才長出了第一顆牙齒,安安的各項成長指標似乎都比同齡的孩子要遲緩些。因此,一開始,爸爸媽媽對安安遲遲不開口說話這事一直沒有太重視。 “我們以為他只是各方面比別人發育得晚一點。”媽媽說。
  直到有一次,安安的表現讓媽媽終於坐不住了。“我老叫他不應,一定要碰他一下,他才會轉過頭來看我。”奶奶也說了一句,“安安,你是不是耳朵聾的,怎麼奶奶叫你都聽不見的?”安安還是沒有任何反應,自管自玩耍。媽媽慌了,安安是不是真的耳朵有問題?
  逃避總歸不是辦法,爸爸媽媽鼓起勇氣帶安安到杭州做了聽力檢查。當時的場景,他們這輩子也忘不了。
  “我始終記得,安安在那個聽測的封閉房間里,我們在外面看著他檢查。結果出來後,醫生就說,你兒子的情況很不好,他爸爸馬上就掉眼淚了。”回憶起當時那一幕,媽媽的眼淚又下來了,“我們抱著安安,難受得說不出話。我不能想象他的世界是沒有聲音的,我不能想象。”
  最終,安安被診斷為極重度耳聾,再高級的助聽器對他也無濟於事。醫生說,唯一的辦法是安裝人工耳蝸。
  但裝人工耳蝸需要二三十萬元費用,面對這筆巨款,爸爸媽媽只能整日以淚洗面。安安的爸爸是位售票員,月收入三千多元,媽媽到處打零工,也沒有多少收入。親戚朋友一下子也籌不了那麼多錢。
  夫妻倆一度想賣了老家的房子,可抬頭看看,又只能搖頭。房子太老太舊了,賣不出什麼錢,用爸爸的話說,“外面下大雨,裡面下小雨”。
  “我情願能把耳朵給他,我最希望他能喊我一聲爸爸。”說著,安安爸爸抱著頭,蹲了下去。
  (原標題:十八個月沒等到一聲“爸爸”他恨不得把自己的耳朵給孩子)
創作者介紹

斜背包

ka40kajx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